›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18日

特朗普維新順利 留意銀行股

放寬金融法例監管為特朗普「維新」三大板斧之一。資料圖片

5月初聯儲局議息,一如市場預期不加息,最自然不過,原因是聯儲局現在每次加息都要解畫,換言之,只可在有記者會及經濟預測與「點陣圖」公佈的3月、6月、9月或12月才可進行。
會後聲明中,聯儲局再次在經濟降溫之時提出「亮點」,即雖然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只有2.3%時,資本性投資有上升好勢頭,暗示6月份如無意外仍是加息0.25厘,然後再觀察政策刺激從貨幣政策過渡至財政政策是否順利再退市。
本來並不重要的一次會議因為加入兩句句子引起了一陣波動。首先是聯儲局第一次說到通脹接近目標,接着是聯儲局認為通脹目標是「對稱」(Symmetric)的。3月份美國個人消費支出平減物價指數及其核心部份同比升幅都是1.9%,只差0.1%低於2%的聯儲局通脹指標,當然是「非常接近」。但回溯2016年下半年及2017年上半年,核心PCE亦曾經很接近2%達半年之久,往後卻回跌至1.4%,因此通脹是否有趨勢性改變,現時難以判斷,但如果美國進口關稅「如期如量」的實施,則通脹短期「穿頂」似乎無懸念。
因此,聯儲局再新加入通脹目標是「對稱」的一句作「保險」。2015年聯儲局開始加息時核心通脹指標PCE升幅只是1.5%,2017年10月聯儲局停止作債劵再投資時核心PCE升幅沒有加速上升,反而只升1.4%。「對稱」者,可解讀為既然聯儲局兩年半以來退市及加息是在通脹未達標時進行,將來若通脹加劇上升應該毋須「膝蓋反應」地快速加息及增加加息幅度。

料不會大規模沽股買債

筆者曾說,股市最危險時是利率上升但通脹並無上升,實質利率上升削弱股市的吸引力。現在的情况是利率上升而長息升速快於短息反映加息預期漸被消化而通脹預期漸漸轉化成實現通脹,這樣的通脹上升對股市是友善的。
投資者在決定是否「沽股買債」時,首要考慮是股市風險溢價指數(Equity Risk Premium),簡稱ERP,即投資於股市相對最安全的國債經通脹調整後的額外回報是否仍相對高。以美國標普500為例,當ERP低於3%時,歷史上出現大調整機會比較高。現時標普500風險溢價指數為2.7%+2.2%-(3%-1.8%)=3.7%,並不算低,相信不會出現大規模的「沽股買債」現象。
放寬金融法例監管為特朗普「維新」三大板斧之一,「去監管化」不必等待國會通過,只要政府對執法機關關水喉就贏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則待取消沃爾克法則(Volcker's Rule)及全面簡化Dodd Frank Acts去實現。
直至上周五,82%的標普500企業已公佈業績,盈利比預期為佳者達79.9%,標普500企業第一季度資本性投資則同比上升24%,筆者估計本年度全美企業資本性投資約上升10%至6,900億美元,可帶給銀行的新增貸款不容忽視。
去年12月, 筆者指出美國金融法例寬鬆化首批得益者會是資產值介乎500美元億至2,500美元的美國中型銀行,如果以交易所上市基金(KRE US)作為投資標的,至今升幅7%,現可在組合內加入大型銀行股,於美國中期大選前獲利離場。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