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02日

人物專訪:煤氣第一個女學徒:我堅持得到

「我係鄭潔儀,今年21歲,係煤氣公司第一個女學徒。」鄭潔儀一個女孩做男人工,全世界都當她是奇葩。父親說「你做得耐先算啦」,朋友說「你係咪為咗識男仔啊?」;她卻想說,「做自己想做嘅事,點解會係奇怪呢?」
煤氣大埔廠房的管道縱橫交錯,雨後積水在攝氏27度下緩緩蒸發,地面猶如大蒸爐,潔儀拎着小型工具箱在管道間穿梭,一時彎腰擰緊螺絲,一時攀高測量管道。揀得機械工,扛抬擔挑不在話下,亦要日曬雨淋,她連手臂都曬成兩截色。

相關新聞:男人堆打滾 勿自恃是女性要人服侍

從小愛機械「有得拆都拆」

她從小愛機械,因父親從事裝修,不時拎工具箱回家,自此他的工具便是她的玩具,「最記得第一樣識用係螺絲批,當時有得拆都拆,不過好多都裝唔返。」可惜中三畢業後找不到出路,試過讀髮型課程,又試過從事酒店業,但統統不喜歡,自認內向、不喜歡與人合作,次次不夠半年就轉工,如此迷迷茫茫兩年,直到知道有一科目叫「機械」。
就這樣修了職專文憑,後來成了煤氣學徒,展開半工讀生涯。當時她料到行業陽盛陰衰,在招聘會上瞥到人影掠過,後腦一條馬尾盪啊盪,心想女性應不止自己一個。上班時卻一下子懵了,原來真的只有自己一個女孩,更破了煤氣公司紀錄,在這個上世紀七十年代已開辦的課程中,成為第一個及唯一一個女學徒。至於那條馬尾,她說「原來係男人嚟!」

攀高攀低「覺得似蜘蛛俠」

成為「和尚寺」的唯一女施主,她不禁大呼尷尬,個個怕她力氣不夠,開初紛紛出手相助,「佢哋成日話──重啊,等我嚟啦!」怕自己得了太多好處,她只好「爭嘢做」,證明自己做得到,「我覺得男仔女仔冇分別……咁一定唔夠男仔大力嘅,但我細心一啲。」其中她最愛測量管道,不時要攀高攀低,「我覺得自己似蜘蛛俠,好勁!」
除了找到興趣,這份工作亦改變了她,「以前唔覺得自己做到啲咩,做咩都三分鐘熱度,做完先發覺原來係堅持得到。」四年的學徒課程,首三年須半工讀,潔儀冀望最終以不錯的成績畢業,之後讀大學繼續進修,目標十年內當工程師。最後,她又亮了亮曬成兩截色的手臂,說最近開始搽防曬。「雖然鐘意做呢份工,但keep住做都要保養,咁始終都係一個女仔。」
記者:張浚浩 余曉芸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