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23日

達觀心戰:沒說出口的公開宣佈 - 何安達

陳凱欣的紅磡外牆廣告,百份百是為九西補選而掛的。 資料圖片

陳凱欣的紅磡外牆廣告,百份百是為九西補選而掛的。不過,以《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的狹義理解,這不會被視作競選宣傳。
立法會九西的選舉開支上限為1,821,000元,「九龍社團聯會」旗下與「健康大使陳凱欣」有關的推廣費用,估計接近數額的一半。
「選舉開支」是指在選舉期或前後,由候選人或其代理人為促使該候選人當選,或阻礙另一候選人當選,而招致的開支。至於「候選人」則是指接受提名為候選人的人;以及在提名期結束前的任何時間曾公開宣佈有意在該項選舉中參選的人。關鍵在於「公開宣佈」。
儘管任何人事實上已接受某些團體在財力、物力及人力上支持參選,甚至已經啟動了針對選舉的活動,但只要忍得口,便起碼有兩個月的空檔,可以在提名前避開選舉法的一些規範。甚麼才構成「公開宣佈」還是有爭議性的,雖然沒說出口,但「公開宣佈」的實質訊息,已寫在牆上。
80年代,官員被問及某情況有否違選舉法,都會建議有關人士自行諮詢法律意見。我曾問律師費應否計入選舉開支,答案依然是有關人士應該自行諮詢法律意見。廿多年後,選管會2012年的指引才表明,「任何因諮詢專業意見而招致的費用不會計算為選舉開支。」
今天,避免金權政治的立法原意已難彰顯。這不能苛責超前於規則的人,責任在於選管會遠遠墮後。

何安達
mailto:hoontat@yahoo.com
本欄逢周四刊出


hoontat@yahoo.com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