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9月07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祈連活:亞洲會否爆新興市場危機?

祈連活

新興市場金融危機,如打開的潘朵拉之盒持續惡化,令人聯想起1997至98年間,亞洲金融風暴的餘悸。
被喻為「聯繫匯率之父」的景順投資管理集團首席經濟師祈連活(John Greenwood),為本報撰文,闡釋現時危機的成因及對亞洲區的影響:
過去數周,阿根廷及土耳其受金融風暴襲擊,情況與亞洲金融風暴相似,同樣股匯齊插,央行被迫強行加息,迄今升幅已分別達60厘及17.75厘之巨。
另一拉美市場委內瑞拉,危機規模更加嚴峻,當地通脹率之高,猶如前總統穆加貝任內津巴布韋最惡劣時的狀況,通脹率每年升超過60,000%(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漢克教授數據),商店貨品被一掃而空(彷佛1983年9月港元危機情景),人民逃竄至鄰國避難。
當前情況,會否蔓延亞洲?
首先要看,風暴成因是開支增速,相對經濟規模增長過快,無論來源是政府主導(阿根廷及委內瑞拉),抑或私營市場拉動(土耳其),結果都反映在貨幣增幅過度膨脹上。為應付龐大開支及赤字預算,政府捨本逐末,放棄徵稅或在公開市場操作,當局透過央行以「印銀紙」方式融資(委內瑞拉及阿根廷),或像土耳其般維持極低息率,支付公營開支,於是引發信貸增幅飆升,以上兩種情況皆造成同一結果:貨幣增長過度。
第二,新興市場危機出現,都是在已發展經濟體信貸寬鬆的基礎上孕育而成,如97至98年間,東亞經濟體普遍實行與美元掛鈎的固定匯率制度,受惠於當時美息低企(相對地本幣息率)的優勢而錄得快速增長,這些市場大量借貸美元,以外債應付經常賬赤字並引導資金流入,但同時亦令貨幣過度膨脹。
阿根廷與土耳其跟當時亞洲情況類同,唯一分別是前兩者實行浮動匯率制,自去年以來,環球股市持續造好,遮蓋了今日貨幣危機的潛在問題。美、歐及日本等地低息環境,鼓吹了阿根廷及土耳其借入外債,惟資金一旦逃跑便觸發股匯齊跌,通脹反彈。
第三,當前東亞區最關心的問題,是風暴會否由北向南從韓國至印尼起,逐個區內市場吞噬?答案不在於經濟體本身是否有石油或原材料出口(如印尼及馬來西亞),抑或匯率制度是否實施固定匯率(如香港),關鍵是各個監管當局,能否有效管理本身的貨幣制度防避骨牌效應。

吸取97教訓 亞洲貨幣增長受控

隨着環球投資者開始拋售新興市場內最具流通性的工具,區內股市及實施浮動匯率的經濟體,難免受壓捱沽,但假若貨幣制度能有效管理,資產價格下跌只會是暫時現象,過去一年區內各經濟體貨幣增幅嚴謹有節制,僅單位數增長,意味從整體經濟面(economy-wide basis)看,亞洲區並沒有存在開支過度增長的弊端。
亞洲各金融監管當局,已吸取了97至98年間金融風暴的教訓,但阿根廷、土耳其及委內瑞拉等諸國,似乎尚待學習。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