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14日

全球金融危機十周年回顧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

08年金融海嘯後全球監管體制出現重大改變:
金融危機前西方社會普遍認為如貨幣政策或其他指標如通脹並無不妥,金融環境就沒有問題,事實不然。
當時大量不平衡、過度亢奮、系統弱點、危機伏線已出現,但由於各經濟指標如通脹、購買力和就業等表現不錯,這些預警都被忽略,結果危機一爆不可收拾,破壞力巨大(例子︰次按是借錢給沒有還款能力的人,而衍生工具則將危機倍增)。

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後,國際間做了大量工作:
第一防線︰銀行體系資本
A.二十國集團和金融穩定委員會達成共識,以改革和完善金融監管,落實國際的監管標準,例如《巴塞爾協定三》對於銀行資本定義更嚴格,流動性監管亦有更嚴謹的要求,並先後提出資本要求、流動性覆蓋比率、槓桿比率、吸收虧損能力、逆周期緩衝資本等等。
B.針對「大得不能倒」的道德風險,國際間看法一致,決定對具系統重要性的金融機構制定比以前嚴格的監管措施,包括額外資本要求、加強監管力度,以及優先進行恢復及處置規劃。瀕臨倒閉須「自我拯救」,透過重組資本,由股東及某些債權人承擔倒閉的虧損,不能讓大金融機構高管再恃着規模大,好景時生意賺錢就跟股東分,出事就由政府打救。
香港近十年積極參與國際間有關的討論,落實上述措施令香港的抗震能力大大提高。

金融危機的來源:
成因萬變不離其宗,都離不開過度槓桿。主要工業大國的過度槓桿,亦即是借貸過多,是全球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的根源和罪魁禍首,因此解決之道是減債,即去槓桿。可是10年過去了,全球負債不跌反升,例如先進經濟體總債務由07年佔GDP 2.42倍升到2.76倍(包括家庭、企業和政府),其中家庭和企業變化不大,但政府負債由71%大幅增加至108.5%。

個別國家政府負債例子︰
美國︰60.7%(2007)琗99% (2017)
歐元區︰66.7% (2007)琗98.6%(2017)
日本︰146.2%(2007)琗212.3%(2017)
至於新興經濟體,總負債由2007年佔GDP的120.7%攀升至2017年的193.6%,升幅達73個百分點,主要由家庭和企業債務的飆升帶動。當中企業負債升幅由56.3%升至104.6%。
新興市場負債上升,部份原因是金融服務發展和深化的結果,不一定是壞事,因為有利於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並改善資本配置效率。但另一方面,先進經濟體央行採取非傳統貨幣政策,以持續極低利率和大規模的量化寬鬆,嚴重扭曲資產市場,並造成大量資金流向其他地方尤其是新興市場。
在流動性非常充裕的刺激下,容易推動槓桿上升,進而增加了新興市場的金融穩定風險。尤其是近年新興市場的企業債務迅速飆升,在全球經濟下行風險增加、美元升值和利率趨升的情況下,一旦市場出現波動,資金鍊斷裂,便容易引發信貸風險。

固本培元 提升抗震力

當人們認清金融危機的本質,就要固本培元增強自身的抗震能力。在2009年上任後,即推出第一輪措施,至今共八輪,新批出按揭的平均按揭成數由實施措施前的64% (2009年9月)降至47% (2018年6月),供款與入息比率由41% (2010年8月)下降至約34%(2017年12月)。
雖然現時的金融監管手段、工具和力度都比以前加強,但歷史告訴我們,人類是善忘的,常常沒有好好汲取教訓或很快忘記教訓,金融危機反覆出現,而基本成因都是貪婪逐利的天性,進而冒險投機和過度槓桿,導致資產價格急升,最後資產泡沫爆破,掀起金融危機。
因此,我們必須維持貨幣、財政及市場紀律,家庭、企業和政府都一定要避免過度槓桿或借貸。

陳德霖 金管局總裁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