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01日

虛實之間:新一代富士康 - 方興

有調查說AI的廣泛應用會帶來職位海嘯,未來廿年的科技劇變,若一味唱好而忽視其副作用,後果或會十分可怕。資料圖片

近年Chatbots(聊天機械人)開始流行,不少企業都以推出Chatbots扮高科技識AI,友人的企業最近亦在搞Chatbot,用來回答客戶查詢,我問友人:「那你原來的客戶服務員怎辦?」友人答:「咪叫佢哋訓練個Chatbot囉。」

常有調查說AI的廣泛應用會帶來職位海嘯,初聽的反應是「靠嚇咩」,但往後的趨勢,卻叫我不敢掉以輕心。好像加州本月剛通過立法,明年7月1日起禁止Chatbots在沒有披露真實身份下,扮「真人」向消費者推銷商品、服務或投票宣傳,否則將違反法例。若非已做到「幾可亂真」,又何妨多此一舉?

反駁AI將大舉消滅職位的人會說,整個科技發展史都不乏例子,顯示新科技在取代一些職位的同時,又產生另一些新工種,正如整個IT產業從前是不存在的。不能否認這是事實,但不是所有新工種都是好工來的,而因此受影響的工人,也不一定可以被新工種吸納。

大陸媒體近日便接連報道一些AI新工種工人的苦況。這些「電腦操作員」每天工作9小時,不斷對着電腦上的圖片「拉框」,準確圈出圖片上一個又一個物件,然後給予文字標記,每天閒閒地得處理逾千張圖片。他們的成果,都會直接傳送到內地幾家人工智能巨企,作為他們訓練電腦辨別圖像的材料。

外判工隨時失業

大陸有數百家這些接外判工作的「數據標註公司」,被戲謔為新一代的富士康,都是一樣的勞工密集,處理一些刻板的工序,上廁所也要計時,薪水卻可能比富士康還要低。最大問題是工作缺乏穩定性,內地的人工智能龍頭來來去去那幾家,這些外判公司完全缺乏議價能力,只能鬥低價投標,而且一旦電腦有足夠資料訓練模型,這些外判公司便沒有利用價值。原本最多外判工作的百度,年中便突然大量縮減這些項目,導致標註公司廣泛開工不足,部份公司要把員工大舉裁減3分2。

AI的圖像辨識技術,在內地被廣泛應用於保安、零售(如無人商店)、製造業上,不知節省了多少人手,若換來的是大量這些低技術低收入的不穩定工作,不論在質量上或數量上均不能說理想。

即使對AI發展較樂觀的經濟學家,對於AI如何取代工作而不取代職位,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譬如他們會說,無人駕駛雖然會取代校巴司機,但校巴司機仍可以轉而照顧車上的學生,而且無人駕駛校巴仍需要一個跟車,以防止車輛被劫,及處理突發情況。我聽罷有點O嘴,不敢想像若向受影響司機解說他的新崗位,他的心頭會有甚麼滋味。

過去廿年的全球化、金融海嘯後遺症陸續顯現,但發達國家未有處理好它的影響,結果帶來影響深遠的政治變局,未來廿年的科技劇變,若果政府仍然抱着「煮到嚟先食」的心態,一味唱好而忽視其副作用,後果或會更可怕。

方興
本欄逢周四刊出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