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1月1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關心社運 創「反Trump」酒店
鷹君羅寶璘談理想與現實

【金融中心】「如果人們將Eaton DC稱作『Anti-Trump Hotel(反特朗普酒店)』,我覺得其實是讚賞。」鷹君(041)主席羅嘉瑞的大女兒、逸東酒店總裁羅寶璘(Katherine Lo)說。

Katherine於2014年應父親邀請為逸東酒店重塑品牌,今年中開幕的美國華盛頓新酒店以Eaton DC品牌營運,佐敦逸東酒店也重新裝修為Eaton HK。新品牌雖然繼續主力營運酒店,但同時兼顧社會及環境等議題,並期望開放酒店空間,變身成連結旅客和本地人的平台。「我們從酒店生意用部份利潤,資助文化社會事業,其實是關於如何平衡空間的使用,是一盤生意,也可作為社區中心。」

相關新聞:望Eaton賺錢 兼顧公眾利益

早在19世紀末,工業家Andrew Carnegie已提出大企業調撥資源回饋社會的理念,然而「企業社會責任」 一說在香港仍然新鮮,Katherine如何將美國的共享經驗帶到香港社會,當中有何差異和困難?

耶魯畢業 熱衷社運

現年37歲的Katherine,曾入讀拔萃女書院,其後赴外國升學,先後取得耶魯大學社會人類學文學士及南加洲大學藝術碩士。在美留學期間,她關注社會和環境議題,曾以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的學生代表身份,參與在海牙舉行的《京都議定書》會議。2003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時,她更在宿舍窗口倒掛美國國旗反戰,一度成為校園熱話。2005年,世貿在香港舉辦會議,Katherine亦有份組織韓國農民抗議。

事隔多年,說起往日參與過的各種社會行動,她還是有數不盡的故事要說,「如果不回來幫忙家族生意的話,我應該會做電影,或者社運。」

2011年,父親羅嘉瑞邀請Katherine加入鷹君集團酒店部,並出任朗廷酒店集團的執行董事。社運女子走入酒店,她坦言「在奢華酒店工作並不是我的人生目標」,故2013年一度辭職去拍紀錄片。一年後,父親提出創立新品牌的建議,讓她負責逸東酒店的品牌重塑工作,使之成為旨在反映當今社會革新的酒店。

Katherine重投家族生意,而「Eaton」亦如是誕生。

「我很幸運,父親相信這個新意念,並給我很大的自由度,嘗試去證明這個概念是可以成功的。」

位於華盛頓的Eaton DC在今年中開幕,座落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名下五星級酒店附近。Eaton DC開幕前已籌備多場社區活動,邀請社運參與者(activist)進駐;未開幕先預告酒店大堂,會有藝術裝置,播放總統選舉片段,讓訪客反思特朗普當選之路,獲彭博封為「反特朗普酒店(Anti- trump hotel)」,從此 Eaton的反特朗普封號不脛而走。

Katherine將「反特朗普酒店」的稱號,視為讚賞,「因為我們的價值是我們關注社會和環境議題。」

帶着社運經驗的Katherine認為,透過酒店仍可延續理想。昔日,她試過聯署、抗議、游說,望政府聽取意見,但也明白制度外推動變革的困難。如今,她通過經營酒店改革,提供空間聚合不同社群,雖然不是直接影響政策,但相信有助促進各方對話和共同創造的可能。

「真正的改變,必須多個源頭一起努力。 政府官員、街頭的人、不同社群的組織者等等,不同背景的人一起努力,改變方可能發生。Eaton只是其中一小部份。」

港限制較多 需保持敏銳

兼顧美國、香港的酒店事業,Katherine強調關懷社會和環境的理念適用於兩地,但也因應城市背景制定在地化的策略。以華盛頓酒店為例,歷史上是黑人聚居之處,故Eaton DC聚焦關注種族和階級,酒店大堂的圖書館擺滿政治和激進思想的書籍,房間內甚至放置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代替《聖經》。

「美國社會習慣社會革新,確是比較容易溝通,而且可以自由地選擇任何議題,但在香港情況就比較複雜 ,限制也較多。」

Katherine舉例,Eaton推出兩個駐留計劃,分別以「藝術家」(artist)和「社運人」(activist)為對象。其中「Activist」一詞在美國廣為接納,但在香港卻往往勾起負面的聯想。「社運人駐留計劃」的名稱雖然保留下來,但她承認面對語境差異,各地Eaton的理念即使共同,也得因應各地的情況,用不同的語言和方法,向當地社會進行解說。

當Eaton HK的模式特立於其他本地同業時,她認為保持「敏銳(sensitive)」至為重要。

因此,Eaton HK定位於性別、LGBTQ及環境議題。9月,由本地關懷女性的組織舉行「女人節」;11月初,又有「LGBTQ論壇」,俄羅斯反極權的藝術組合Pussy Riot也是嘉賓之一;而最近,酒店又與本地團體合作,在大堂展售早前遭公共圖書館閉架的LGBTQ童書。每一次講座,每一個合作夥伴,Katherine都會評估對方的重要性,能夠帶來多大的社會迴響,但最重要還是「大家的價值是否相同」。

「我們希望Eaton能夠形成國際社群,兩地的Eaton交換不同故事。想法相似、價值相近的人走在一起,以共同價值連結世界。」

開放酒店空間 倡藝術回饋社區

無論Eaton DC,還是Eaton HK,酒店設有健身中心、音樂酒廊,更預留部份樓層作共享工作間,並備有戲院等文化空間。以Eaton HK為例,酒店內既有展覽空間「Tomorrow Maybe」,而音樂酒廊「Terrible Baby」亦提供表演場地。Katherine表示,留意到香港的「土地問題」嚴重,尤其藝術文化行業缺乏場地,故希望部份酒店場地日後可活用成社區資源,並作為當代藝術平台。

為酒店推動藝術文化的發展,兩地的Eaton特設「文化總監」一職,策劃面向當地社區的節目。Eaton HK 的「文化總監」由香港亞洲文獻庫前策略及專案策劃總監、獨立藝術空間「咩事」創辦人黃子欣(Chantal Wong)出任。與Katherine合作之下,酒店近月已先後為藝術組合Zheng Mahler和編舞家 Alice Rensy提供住宿,並於駐留期間在酒店內進行展覽和表演,作為社區回饋。

「我知道,香港租金很貴,很多人缺乏空間。年輕人與父母,甚至祖父母同住。我希望這裏能夠提供聚會場地,令不同人聚在一起,見到本地人與旅客的互動,更叫人興奮。」

需保持盈利 改革不只為名聲

Katherine記得,關注黑人歧視的組織「Black Lives Matter」創辦人到訪華盛頓時入住Eaton DC,其中一晚酒店舉行哈佛校友會活動。組織創辦人在音樂酒廊遇上正在聚會的哈佛畢業生,雙方一拍即合,現在更計劃合作。

酒店新品牌正式發佈三個月以來,她在兩地酒店見證社運人、藝術家和不同社區組織進駐,為此感到高興,「小改變正在發生」。

「當然,這始終是我父親的生意,我們需要平衝收益。」Katherine坦言,經營Eaton最大的挑戰來自母公司鷹君。母公司要求每間酒店的盈利須達到一定水平,財政上能夠保障可持續發展。

因此,她致力推動社會責任的同時,也必須考慮如何為母公司賺錢。她理解,理想必須有現實基礎的支持,若然要向非牟利組織提供免費空間,先決條件是酒店要有生意,才有分享資源的餘裕。然而,兩地 Eaton 重新開業只是短短數月,新方針會否影響盈利仍然有待觀察。

繼Eaton DC和Eaton HK之後,Eaton計劃在洛杉磯和西雅圖擴展。業務擴張既要符合母公司的現實考慮,而她更關注Eaton所推廣的價值能否回應當地所需,城市的歷史、文化、社會也是重要因素 。

雖說Eaton暫時未有進軍其他亞洲城市的計劃,但「如果剛好遇上機會,我們的態度也保持開放。」

人來人往的酒店大堂,進進出出的世界來客,Katherine承認Eaton主要客戶仍然是一般旅客,或者出差公幹的外籍人士。他們選擇入住Eaton純粹基於地點方便,或者房間舒適,未必關心社會革新和藝術。但她相信,房間的一本書,酒廊的一場音樂會,改革雖然微細,客人仍可從中看出與傳統酒店的差異。

「我希望開闊人們的眼界,但同時不會被視作太激進。時間會證明,我希望建立的不純粹是名聲,而是一個真正推動當代藝術和社會革新的平台。」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