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18日

【達觀心戰】緩減危機責任兩招 - 何安達

新城市廣場的慘痛經驗,令許多大場主驚覺他們現有的應變程序已經過時。資料圖片

Diminishment是危機管理的關鍵概念。新城市廣場的慘痛經驗,令許多大場主驚覺現有的應變程序已經過時。商場的危機手冊一般都涵蓋停電、火警、䕃案、意外傷亡以至恐襲等等處境,不過警察大圍堵則遠遠超出了業管的想像範圍。經此一役,管理人員要重新思索現有何步驟,可以緩減本身的法律以至道德責任,保護企業的名聲。新城市有兩大壠示:

第一,場主須弄清警察大舉進場的法理前提。除了法庭守令狀之外,法律亦授權警員因應即時而持續的嚴重情況,以及逮捕疑犯,而進入私人物業。易言之,場主基本上難以拒絕警察執法。不過,物業管理人員應該清楚記錄警方要求進入的理由,並要在事後向大眾交代警方的法律依據。事實證明,公眾並不接受業主單單沒有主動召警的說法。再者,當警方完成了其聲稱的任務行動之後,便應該請他們退場。

第二,場主應即時發放現場訊息。業管人員應該詢問指揮行動的警官,有沒有指示要對不是行動目標的顧客和民眾發放。如果對方有指示的話,便應該馬上壠動系統把訊息即時發佈,減低場內因為缺乏資訊而因起的驚恐。在沙田當晚的混亂情況中,警方根本沒有顧及如何處理大部份被困現場的非抗爭者。如果管理人員曾經向警官提出類似的問題,即使對方沒有回應,也應向公眾表明警方行動的目的,但同時說明警方未有提供相關的即時指示。


何安達
mailto:hoontat@yahoo.com
本欄逢周四刊出


hoontat@yahoo.com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