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21日

【摸魚手札】政府怕市民 財務數據不透明 - 渾水

反送中浪潮席捲香港,證明政府的年輕人政策一敗塗地。資料圖片

有位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富豪,家族資產過千億的好朋友見我常玩facebook做鍵盤戰士分享時局,想游說我加入政府青年甚麼鬼計劃。我婉拒了,他繼續調侃我:「水哥不肯出,將如蒼生何?」我只好回應一句《論語衛靈公》:「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

現在時局混亂,黃絲多謝年輕人走出來,藍絲怪責年輕人做暴徒,一邊捧殺,一邊指責。年輕人跟克警一樣,成為了風波的磨心。正如葉劉、大部份建制派乃至大部份民眾所認為,政府的年輕人工作一敗塗地,年輕人跟政府距離越來越遠,搞青年人工作的張建宗很精明地龜縮了,劉鳴煒只好硬頂了。如同大台公式化劇情,劉公子繼續出醜,拋下一句「難道以後靠『連登』施政?」真好嘢,由離地富豪搞青年工作,政府跟青年的距離可以橫跨銀河系了。

歷史以來共產黨做情報系統最出色,加上科技發達有大數據分析,對於民情同輿論嘅掌握應該係首屈一指。可惜共產黨嘅情報系統係用嚟打仗,刺探敵情。為咗管治,情報連同媒體工作變得東廠特務化,共產黨的情報處理系統無辦法內化成為協助管治嘅官僚技術。民怨是由社群爆發,大台媒體的參與還是次要,那是傳媒主流情報圈以外的世界。

共產黨接受香港情報工作太多線太凌亂,部份亦外判咗比一啲地區系統,一層搭一層,結果就形成咗經濟學經常見到嘅principal-agency problem,只吸引投機主義者搵上線資源去撈油水,結果下線工作又做唔好。

比方說,民政事務局和青年發展委員會的錢是用來贊助政黨,例如民建聯的「一帶一路俄羅斯交流之旅2019」。如果錢和資源是這樣落建制派手,那政府當然無法engage最核心的年輕人,群得建制派的本身已是順民和投機分子,不必再engage了。

劉細良在網台陳列了部份數據去講民政事務局和青年發展委員會如何花錢統戰,我作為一個金融友當然很好奇具體資源如何分配,有無準確數字等。只可惜整個政府的財務數據提供非常不完整,官網的UI/UX也是亂到不堪。大數據時代下,數據如黃金,政府也怕民間利用數字分析管治質素何其不堪,才故意隱而不談。有一些政府友好的智庫是可以簡易得到部門的具體資料,我無這些渠道,有時只好拜託相熟的立法會議員幫我入條Q去問。

經濟學家或量化學者其中一個永恒煩惱是找數據,例如做共享經濟研究的,少不免要巴結Uber或Airbnb的經濟師,這點我懂,商業機構怕數據外洩會被競爭對手知道。不過政府是人民的,請開放數據讓多間非官方機構出何分析,做到這點,對情報管治系統都有幫助,大家都得益。

渾水
投資人
http://fb.com/muddydirtywater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