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16日

【抗暴之戰】「逆權小巴佬」義載後生仔回家:不吃人血饅頭,運動以來收入無減少!

建立時間 (HKT): 1116 06:00

有運輸業界團體表示逆權運動以來小巴司機收入減少三成。揸小巴超過20年的老黃(化名)反駁:「逆權運動以來,我揸小巴收入無少到囉!」扣除成本,閒日維持淨賺1,000元。他透露,那些小巴團體之間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形容當事人公開發言時,其實下半身正被「揸住xx」。

老黃蒙面訪問,不是怕篤灰,亦無懼割席,只怕影響下一次的行動,那種行動叫「義載」。政府暴政,警察濫捕,最嬲是有的士佬車撞斷後生女對腳竟仍獲贈52萬元,「政府、克警無法無天」,亦無奈社會變成「後生是罪」。拒絕做冷氣軍師,也不是呆坐說自己幫不了手的「廢老」、「廢中」,只知道「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入夜一家三口揸紅van「接放學」義載後生仔,「每次我都希望佢哋可以平安回家!」

老黃做小巴司機超過20年,數年前購入小巴,一邊供車,一邊自己駕駛,對於「小巴佬都是藍」,他說:「潮聯老闆就係藍絲,佢入面好多司機未必係⋯⋯行內人嘅藍絲唔係愛國愛黨,佢哋藍絲心態係你唔好阻住我搵錢,邊個做領袖都無問題。」逆權運動5個月以來,有運輸業界團體說收入減少,老黃反駁:「逆權運動以來我揸小巴收入無少到囉!搵少咗,我唔會覺,都無地鐵、無巴士,啲人選擇只係小巴,仲會有咩少咗呢?」他補充,目前每天工作10小時,扣除成本,平均每天賺約1,000元,收入沒大變化,某天比較勤力,早上4時踩到晚上7時淨賺約2,000元。有小巴司機在無車時分掛牌80元、100元,「你話佢無良,我唔反對,但你可以唔上車。灣仔有司機掛80蚊,有個男人話唔好搭佢啦,結果架車一個人都無。」他不諱言,有小巴司機在每次活動期間出勤,稍加幾倍,單日收入已是平時數倍,賺5,000、6,000元不成問題。他強調,他絕不吃「人血饅頭」。

政府10月底向業界提供為期6個月的燃料補貼,老黃回應:「畀甜頭你哋呢班人,多個人多把口幫政府。政府都標榜的士、小巴都係藍,政府撐你哋,你咪幫返政府囉!」但老黃不受落,他怒斥:「乜嘢叫問責制,4個月來一個落台都無。淨係識鬧、責怪,100萬、200萬人上街,對比加泰成架火車燒晒,香港示威者好溫和。見到的士司機車斷女仔隻腳,唔使告,仲話有52萬元,跟住仲要拉示威者話暴動,咩叫天理?無法無天呀,係政府、克警無法無天。」他仍然無法忘記有次遊行,目睹手足被橡膠子彈射中背脊,腫起大過拳頭,「佢唔敢入醫院,因為怕被popo拉。」

遊行時見長者不停為後生仔打氣,他深受感動,「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咪做下義載。」他直言:「我屋企一家都係黃!屋企人有『接放學』電話,我就幫手接小朋友。當時知道如果唔接佢哋,佢哋喺條街度會好危險。記得我揸小巴沿途見到有小朋友就叫佢哋上車,但我都知其實有啲小朋友唔係好諒解,以為小巴全部都係好似上次嗰單case咁(紅van司機篤灰警拉11黑衣乘客)。所以我每次都同屋企人出去,屋企人就會同佢哋講:『你上車啦,我唔會害你。』結果有啲上,有啲唔會上。」口中的屋企人是他的妻子和兒子,「我個仔同啲小朋友差唔多年紀,佢負責幫我叫啲小朋友上車,甚至乎封咗路,佢落車同示威者講,我哋幫手送小朋友返屋企。每次示威者都會幫我哋開條路出來。每次示威者都好好,照開路畀我哋行,無話好似要夾硬衝過去。」

兒子篩走「喬裝狗」,他也不會胡亂接人走,「我見到比較後生,十幾歲小朋友會接佢上車先,因為而家喺條街,後生就係罪,後生就係被人打,咁點解我唔接後生仔走先。年紀大少少,中年男士,多數都唔載。(會否被鬧拒載?)暫時無,因為每次我都車埋老婆同仔,佢哋會幫我話畀呢啲人聽:『唔畀你上車!』但老婆同仔之前無阻止任何人上車,咁我同佢哋講揀後生仔上先喇,後生比較危險啲。仲有一啲人唔載,例如一個大陸人,或者講普通話,差人唔會打佢㗎喎。」

多次義載,「車內有啲真係好細個,我見過應該係初中,可能11、12歲 。點解要一個十零歲小朋友出嚟?我都覺得自己無佢哋咁大膽,點解人哋做到,自己做唔到。當佢哋覺得社會不公平,爭取應有嘅嘢,幫自己發聲。後生仔爭取自由,我哋唔應該怪佢。我支持佢,所以我出嚟!」

每次後生仔上車他都跟他們說:「你哋身上有嘢,豬嘴、頭盔,唔該揼晒佢,唔好拎上車!」後生仔萬般捨不得,因為gear動輒幾百蚊,但老黃行事謹慎,以免不幸被搜,全車攬炒。他每次都叫車內手足互助,盡搵避「狗」路線,多次都無試過遇上警察路障。不過有時他感到遺憾,「有啲地方射緊催淚彈,仲兜入去?有次試過,架車已經有啲後生仔,突然又話有個位有仔要救,我話:『入唔到去喎!』入面封晒路,如果我入去,可能連車入面嘅人都截埋,咁咪得不償失?入去車一個,可能車上面其他幾個都俾佢捉埋。惟有叫佢搵第二啲車,搵到就搵,搵唔到就匿一匿先。」

「篤灰?好驚,咁就唔做啦!我每次遊行都去,有一次無去,因為嗰次幫後生仔撤離。四圍兜後生仔,如果接到要接放學,直接出車。當放催淚彈、射橡膠子彈,會先車一批人走。衝衝子一定唔會走住,咪等吓囉!有啲最後堅持唔走,我都無辦法。試過超載,無辦法,成條街無巴士無地鐵,有乜辦法啫,啲人直程係話:『司機,畀我上車啦!』好多乘客放低廿蚊、50蚊、100蚊話唔使找。如果係後生仔畀錢,我會話:『走啦!落車啦!唔使啦!』」有討論區曾激讚一名小巴司機義載,老黃不知道是不是在說他,但如果有下一單「接放學」柯打,他義不容辭!

記者:陳家雄

影片:
採訪:陳家雄
編撰、旁白:張嘉鎣
攝影:細釗
編導、剪接、後期:許碩允
編審:楊智佳
---------------------
SAKURA GLOBAL x investMAN
【全球樓行-馬拉】FAN享會
龐大專家陣容 助你走佬去馬拉
點擊參加SAKURA GLOBAL呈獻:【全球樓行-馬拉】FAN享會
---------------------
層樓幾時買 把酒問專家
祥益汪敦敬 與你醉談樓市
點擊參加【舉杯講樓市】FAN享會
---------------------
屬於香港人的移民攻略
立即登入【全球樓行】
Dream House零距離

關心你飯碗,貼近你生活,即Like「蘋果ATM」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